為什么金錢不是我的動力?

POSTED BY DANNY CHOO On 周四 2013/05/30 16:22 JST in 日本

外間似乎有很多人認為我在做這些事完全是為了金錢。對於別人的這種想法,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如果我是為了錢,那我肯定會選擇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今天我將和你們分享我目前是如何賺錢以及為什么金錢不是我的原動力的原因 —— 然後分享一些真正驅使我去做這些事的原因。

如果我只向錢看

如果我只向錢看,那我大可不必離開企業生活,可以留在亞馬遜當網站經理或留在微軟當產品經理,每年領著30000000 yen(大約300,000美金)的年薪。
相比起從前,我現在的公司只能支付我1200000 yen(約12,000美金)的年薪 —— 甚至比我員工的年薪要少 ^o^。

而且當時亞馬遜和eBay都有意聘請我,我的招聘者便讓兩家公司進入競購戰 —— 他們出的年薪越多,我的招聘者抽取的中介費就越多(約年薪30%)。最終eBay出的年薪比亞馬遜要高出許多,但我還是選擇投入亞馬遜。我覺得我對電子商務比對拍賣要熟悉 —— 金錢并不是我的主要考量。

若你有興趣,不妨點擊這裡瞭解一下我在亞馬遜和微軟的工作生活。

我願意依靠現在這份不多的年薪生活是因為我的工作就是我的興趣 —— 我需要做的大部份事情都可以報銷。
我工作上所需要的大部份資源(人形、娃娃、硬件等)也會從天花板降下。這也就表示我無需花費太多錢購買我想要的東西。
我出差的花費大部份也由邀請我的人支出。

但為什么我不給自己多一點薪水呢?因為我本身不需要那麼多錢 —— 最重要是保證公司有足夠的資金,可以支付我的員工、可以讓公司運行、可以讓公司不斷成長。

若我真的只想賺錢,我大可以接受夥伴們給我的工作機會。這些夥伴都是在Apple和谷歌等公司擔任重要職位的 —— 我接受的話,不僅能賺更多錢,還能:-

  • 每天多睡幾小時。
  • 收入穩定,不需要擔心收入以及員工。
  • 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 可以好好照顧健康,不用繼續折騰我的脊髓疝。
  • 到海邊度過休閒的時光 —— 以前還是上班族的時候經常這麼做
  • 6PM就能下班 —— 在亞馬遜和微軟的時候都是如此。
  • 購買我的夢想車 —— 日產Fairlady Z ^^;

我離開企業生活的時候距離董事級別只差一步,所以我當時如果選擇繼續下去,我不僅有豐厚的年薪,每年還能獲得獎勵花紅。

話說,這張照片攝於谷歌在六本木的總部。他們的餐廳是免費無限量供應的!

人生猶如拼圖

人最基本的需求就是三餐溫飽和有瓦遮頭,而在現今的社會,這些需求都可以通過金錢來滿足。對我個人而言,只要這些最基本的需求滿足了,賺不賺更多的錢就變得不重要了。

人生猶如拼圖。你永遠不知道手中的那塊拼圖是什麽、應該放哪裡,但只要你繼續拼下去,總會找到自己的方向。身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其實就是拼圖的一塊。如果你陷入困境,不斷問自己“如果”,那也表示你已經找不到更多的拼圖了。

我離開企業生活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在那樣的生活中取得更多成就、面對更多困難以及繼續成長了 —— 我覺得我已經收齊企業生活中的所有拼圖了。
賺錢不賺錢已經不重要了 —— 因為再多的錢也無法讓我獲得更多拼圖。

現在我經營自己的公司。儘管真的收集了很多新的拼圖,但我告訴你,這個過程是艱辛無比的!
我每天都要面對新的挑戰、不斷取得更多成就、時刻成長 —— 雖然經營公司的包袱也讓我老了不少 ^^;。

末永未來

離開微軟過後,我設立了Mirai Inc。這家公司開始是為迪斯尼和Columbia等公司提供網絡諮詢服務的 —— 在給迪斯尼諮詢的時候,他們也曾邀請我加入他們 ^^;。

我也為我的網站創造了吉祥人物末永未來。自2007年創造了未來,我就不斷發展她的品牌,一步步走向國際。未來曾在多部日本遊戲和動畫中登場,甚至成為了馬來西亞電子收費系統卡Touch n Go的形象代言。
未來也有自己的人形,如figma粘土等,之後也將陸續推出更多人形。欲知更多未來以及其合作的作品,請前往她的專頁

未來在世界各地也有不少支持者,圖中是一些未來的coser —— 更多請查看她的cosplay專頁

許多在日本流行文化圈非常著名的畫師也畫了未來的同人作品。當中許多畫作都用來製成了我們出品的一些產品。圖中畫作的壁紙可點擊這裡下載

雖然未來在各地都有不少支持者,但她還是不如一些角色有知名度。如果我只向錢看,那我就不會只製作未來的周邊了,而是應該生產一些知名的版權作品,如《魔法小圓》等 —— 我可以學COSPA一樣,只做版權作品的周邊。

有些人認為我賣東西是在消費讀者們的支持 —— 這樣說有點像是在說星巴克在佔喜歡喝咖啡的人的便宜、Tesco’s在佔需要購買日用品的人的便宜以及日本鐵路在佔需要搭地鐵的人的便宜。

這是我們開發的一套日語學習卡片“萌假名”。萌假名在全球取得了數萬套的銷量(也成為了日本亞馬遜第二銷售的動漫周邊),但如果我是生產《K-ON!》等知名作品的周邊,我肯定能賣出更多的產品 —— 如果開發這個產品只為了錢,我肯定會那麼做。

如果金錢是我唯一的考量,我就不會印製末永未來的T恤衫,而是會印製一些可以賣得更好的初音未來、《刀劍神域》或是其他人氣角色的T恤衫 —— 而且T恤衫的定價也會和其他動漫T恤衫一樣,因為我知道市面上的動漫T恤衫一般零售價都在6000 yen左右。

如果我只想從讀者身上賺錢,那我就不會免費分享高清photoshop文件來讓無法負擔的讀者自己印製T恤衫或貼紙等。

《Culture Japan》 & 《Japan Mode》

我曾經導演并製作幾部電視節目,當中就包括由松下、豐田、Good Smile Company和Bushiroad等公司贊助的《Culture Japan》和《Japan Mode》 。

有些人說,我製作這些節目是為了賺錢,但我現在要告訴你們一個驚人的事實 —— 製作電視節目并*不能*賺錢!

其他電視節目有龐大的製作費,但我製作的節目只有有限的經費。製作電視節目并*不能*讓我賺錢,但我在製作過程中親力親為,也讓我學習到如何省錢。我學會如何使用攝影器材和音響器材,還通過谷歌Sensei掌握了Final Cut Pro的使用方法

贊助商的產品確實會時不時在節目中出現,但純粹只是因為他們贊助了製作費 —— 試問誰有辦法和贊助商說:“給我錢製作節目,但別期待在節目中看到你公司的產品或品牌”?

這些年來我都通過這個網站分享照片來傳播日本文化,但有些內容實在無法通過照片來表達,而是需要視頻來更好分享日本的一切 —— 例如日本慶典上的聲音和氣氛。這就是我製作電視節目的原因。

科樂美團隊的合照。他們也網站也使用了我們開發的網站平台“Mirai Gaia”(這個網站也使用同樣平台)。科樂美支付我許可費,然後我為他們管理網站 —— 非常簡單的商業交易。

我也會為部份客戶管理他們的社交媒體網絡,如Facebook和Twitter等。我的客戶大部份來自動漫業,當中就包括Production IG、King Records、Good Smile Company、Bushiroad、角川、Ascii Media Works、Yuzu Soft等等。

我經常會收到一些公司的邀請,表示願意支付我錢,讓我在網站推廣他們的產品。儘管這樣也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商業交易,但我更傾向免費分享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 收錢來分享一些我沒興趣的東西違反了我的宗旨。

自幾年前開始,我就和日本經濟產業省陸續合作。今年,日本政府更委任我成為Creative Industries Internationalization Committee(簡稱CIIC)的成員之一。委員會的其他成員還包括了Bandai Namco Games、索尼音樂娛樂、Horipro、講談社、伊勢丹、三井不動產、TBS等企業的高層人員。我們每一次的會議都在商討如何將日本的產品帶入國際領域。

我擔任委員會的成員并沒有收取任何報酬,因為我覺得日本政府認可我與全世界分享日本文化的工作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

站在我右邊的是菅原一秀 —— 日本經濟產業省副大臣。成員名單可到METI官網查看。

周仰杰(Jimmy Choo)

現在,讓我來分享一些我的過去。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父親是鞋類設計師周仰杰(Jimmy Choo),所以他們都認為我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 —— 這樣認為的人可能是那種會輕易開口向父母要錢的人,但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

我的父母賜給我了所有我需要來養活自己的東西 —— 一對手腳以及一副相當健康的身體 —— 我也有哮喘和脊髓疝問題,但這比起很多人來並不算什麽。

我父親給我最棒的教育便是教導我如何靠自己爭取想要的東西 —— 他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傀儡。
我小時候居住的寄養家庭也是父親給的錢,但在我進入高中和母親住的時候,我差不多都是自給自足了 —— 幸好當時高中和大學都有政府津貼。如果我想要零用錢,我就得自己賺,所以我一開始便去給父親打工。

照片是幾年前回英國的時候拍的。
在給父親打工的時候,我學會如何設計并製作鞋子。我當時甚至給戴安娜王妃做過鞋子。

我也曾經和時尚雜誌(如Elle和Vogue) 合作,為他們的模特兒提供鞋子樣品,也出席過很多時裝秀。儘管這樣的生活也非常多姿多彩,但我知道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另一方面,我通過動畫、漫畫、遊戲以及和日本朋友的相處不斷發掘日本文化,我終於找到了自己人生的追求 —— 日本。但我知道給父親打工並不能實現我的理想,所以在離開父親的工作室之後,我有幾年再也沒見過父親(當時和母親住)。

更多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以及我學習日語并闖到日本的過程可查看《學習日語--我人生轉折的契機》。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就這樣離開父親的工作室肯定是因為我們父子的關係不好 —— 曾經也有人評論說我御宅族的身份給我的父親丟臉了 ^^;。
但事實是,我的父親也為我感到驕傲,而且他也非常喜歡末永未來。我在馬來西亞出席活動的時候,他都經常過來找我。這張照片設計檳城的Culture Japan之夜

離開父親的工作室也就表示我沒有收入了。這當然也不算什麽好事 ^^;。
我當時和一家經紀公司Richard Starnowski簽下合同,每當連續劇、廣告或是紀錄片需要亞洲面孔的時候,我就會接到電話去露面。

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和探索頻道去拍攝一集關於煙火的紀錄片。當時製作團隊開了一台雙翼飛機,低空低速飛行。當天是晴空萬里的傍晚,眼前的景色讓我眼前一亮。看著這樣的風景,使我下定了想要達成理想的決心。

照片中是一本名為《Let's Oshaberi》的書本,教導在英國的日本家庭一些簡單的英語句子 —— 我當時是簡直為這家出版社英譯日。

此外,我也開始到一家日本餐廳Benihana打工。當然不是作為廚師,而是作為一個需要天天在餐廳到處跑的服務生 ^^;。

我會選擇在Benihana也是經過考慮的。首先,這裡有很多日本顧客,在這裡打工能讓我有機會說日語。
其次,打工可以讓我存夠錢到日本旅行。我當時很想親自到日本來一趟,親身體會日本文化。

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收到薪水的情景 —— 拼死拼活只賺取那點錢。但我知道剛出來打工的人不能有過高的要求。我花了一年的時候,終於存到飛往日本的機票錢以及一些零花錢。去日本回來之後,我又回到Benihana打工,繼續存下一年去日本的錢。

如果我爸爸資助我,我在倫敦的時候就不會和太太住在這種簡陋的地方了 —— 我們至少可以找一個不用在廚房水槽洗衣的地方。但我并沒有任何抱怨,因為我知道外頭還有很多人連住的地方也沒有。

大學畢業過後,我便在日本航空擔任工程師,之後又搬到日本,在一家科學期刊《Nature》的出版社負責網絡營銷。再之後,我就陸續在亞馬遜和微軟任職。

若我的父親真的資助我,而我也只在乎錢,那我根本沒有理由出來開設自己的公司。

爸爸,謝謝您

我最近為公司的全職職位面試了一個候選人。他的日語說得非常棒,還是自己通過遊戲和動畫自學的 —— 但他也只有這點做得非常好。
當時這位候選人不斷在講述他打算如何來改善Pixiv的用戶介面 —— 但當我問他具體操作的時候,他卻無法回答。

他說他在日本讀書,父母為他支付了學費和零用錢 —— 他龐大的動漫收藏也是用父母的錢買的。=

我問他為什么想在畢業之後繼續留在日本 —— 他說,他想要出席各種動漫活動,然後用父母的錢來買各種周邊。

我問了他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 如果他中了十億日元,會用這筆錢幹什麼?

他回答,他會買一間房子。

聽到了他的答案,面試也算是結束了。我為他買單,送上我的祝福後就讓他走了。

我非常感激我的父親,因為他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傀儡。

不要當傀儡

我知道有些讀者上學的費用是父母支付,也會時不時從父母那裡獲得零用錢 —— 這樣并沒有錯,因為當父母的肯定希望能在各種方面幫助孩子。

只要你知道界限在哪裡,別要過分剝削父母就可以了 —— 你的父母將你帶來這個世界上并不是希望你一輩子都靠他們過活。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為自己定下了一個短期目標,那就是想要賺夠錢,買自己想要的、吃自己想吃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現在,我並不是特別有錢也沒有特別貧窮,但我漸漸發覺,原來我想要的其實金錢根本買不到。我想達成我的理想,我希望能通過各種經驗或失敗學習到寶貴的經驗。

我的動力

我的最新項目是研發這些60cm機器娃娃 —— 這對我而言是一種挑戰,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做過類似的東西,而且我公司的資金也有限,無法像預期中一樣快速進行 —— 這些是我工作中所會面對的一些苦難,但這些困境會使我成長以及學習。
項目的最新進度可查看《如何大量生產自己的產品》。

我一般會為這種自發性項目設立明確的目標。而這些目標會成為我的動力之一。遭遇困難的時候,反而會激發我的鬥志,讓我的水準大大提升。

我的讀者就是我的動力

我的童年可説是相當艱苦。父母爲了生活日夜工作,於是決定將我寄養在不同的寄宿家庭,而我就這樣度過了我大半個童年。在一些寄宿家庭裏,待遇並不是特別好,但想到父母也有自己的經濟問題以及各種煩惱就不敢吭聲了。我先後在不同的家庭寄宿,有白人家庭、黑人家庭以及印度人家庭,過著度日如年的日子。

沒有幸運女神的眷顧,其中一個寄養家庭的監護人會將我的衣服佔為己有,而且家裏的孩子也常常欺負我 —— 欺負一個父母不在身旁的孩子特別容易。遭到這樣的待遇,我覺得自己在這個家並不受歡迎。
我尤其記得一個傍晚,回家的時候發現前門開著。我們入屋后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 小偷光顧了!我非常得害怕幷開始哭泣,寄養家庭的長子就沖我大喊:
“你哭什麽?!這又不是你的家!”

在學校也沒有什麽樂趣。不斷地被欺負,多數的回憶都是被人拖在碎石地、被群毆、物品被燒掉、臉一直被人用足球打以及在學校遊樂場被一個大個子威脅說:“如果我用這根棒球棍打死你,我會坐牢,但太值得了。” 我還記得我不斷求同一個人揍我,爲了就是成爲他的手下。

當時,我唯一的夥伴就是假象朋友Buck Rogers以及他的夥伴機器人Twiggy。

對比我的過去和現在,差別實在太大了。今天的我通過網站和電視節目分享生活和興趣,認識了很多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這張照片攝於最近在東京的一次聚會,當中就有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讀者 —— 他們在聚會開始前還是陌生人,但聚會過後,大家都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夥伴。

每當我出席各國的活動的時候,我都能認識很多當地的朋友,並且抽空與他們相聚。
我和讀者們建立的羈絆是我非常珍惜的,也是我最大的源動力。

正能量太太

我在Benihana打工的時候認識了我的太太,從那時候開始我們便在一起。這些年來多得太太的支持,沒有她,我的人生將會完全不同!

反擊也是一種動力

這說起來可能有些幼稚,但我也不妨實話實說 —— 反擊那些無聊的謾駡也是我的動力之一。但與其浪費時間做口舌之爭,我還不如善用那些時間來完成我的理想。這其實就是最好的反擊,因為那些討厭你的人非常*討厭*看你過得好。

讓我來舉個例子,讓你們看看我是如何反擊的。

在倫敦上大學的時候,我正在學習日語和韓語。在當時的韓語班上,幾乎有一半的韓國/日本同學的母語是日語,但從來沒學習過韓語。
在班上,我會和一個同學交流,但後來其他同學告訴我,那位同學會在背後說“你們知道那個Danny嗎?他簡直是個白癡。他到底學韓語幹嘛?”之類的話。我當時非常震驚,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他那麼恨我!

有次上課的時候,我在嘗試閱讀一些韓文,他突然站起來以日語大喊“看!你怎麼就不花多點時間看書呢!你看拖全班的後腿!”

當時我即羞愧又生氣。我并不是故意要記得當天的經歷的,但實在無法忘記。我在其他地方讀到,這種情緒高漲的經歷確實是比較難忘記的,因為我們的身體會釋放一些荷爾蒙來記憶這些感覺 —— 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可以很容易就記得一些大喜大悲的經歷。當然,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經過那次,我真的非常消沉,但我也知道生氣、傷心并沒有什麽實際的幫助。於是我決定將化悲憤為力量,努力學習韓語。

我將每一分每一秒都用來學習新語法,像學習日語時一樣儘量吸收。過了幾星期之後,我的努力總算也有了成果。

當時的教師一般會根據教科書來教我們新語法,但我會確保自己提前預習並且參考其他教科書。
老師也會讓我們使用語法造句,但我總是會使用一些我自習的新語法。

“非常好,Danny!Chal Haesumnida!大家,跟著Danny一起念。” 我當時就覺得自己像是回到小學一般,被老師誇獎。
那個男同學在這種時候都會板起臉,緊握他的筆。而我也會確保他看到我看著他。我想,笑到最後的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至於這張照片 —— 因為我是先學的日語,而韓語和日語的語法有95%相同,於是我便使用教日語的韓語書來學習。

直到今時今日,我還是會被惡意中傷 —— 但這對我來說沒有影響,除非這些重傷已經變成了小圈子的謊言。
但就像我之前所說的一樣 —— 如果硬要呈口舌之利,這反而會讓惡意中傷者更有滿足感,而且還浪費了我寶貴的時間。

這些惡意中傷別人的人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能力去實現什麽,所以才跑來網上尋找存在感。

永遠不要理會這些無聊人士 —— 與其浪費精力去正面還擊,不如化悲憤為力量,好好前進、好好生活。

這些人永遠會關注著你的每一步,所以當他們看到你成功的時候,這就是你最好的還擊 —— 因為他們就是看不慣你活得那麼好。

我想要那些惡意中傷我的人知道,每當我實現自己的理想的時候 —— 想到你們,我的臉就是這種表情。繼續重傷我吧,我才不管你們。
愛你們的Danny。

以前的動力是什麽?

在《學習日語--我人生轉折的契機》中,我和你們分享了我學習日語的技巧和經驗。

自習確實非常困難,但如果你有目標,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 以下是一些讓我每時每刻都學習日語的動力。

知識

我很喜歡動畫、漫畫、日本連續劇以及音樂,但我無法真正瞭解當中的意思。我沒有學過中文,所以也不認識日文中的漢字。
我越是懂得日語,我就越有成就感,因為昔日聽不懂、看不懂的東西,終於開始慢慢明白了。

逃脫

我在倫敦住了很多年 —— 但我住在了倫敦最混雜的地方 —— 哈克尼區。這裡的治安非常不好,經常有搶劫、刺殺案發生。哈克尼區也被票選為英國最不適合居住的地方。
我想離開那裡,非常想。儘管我不知道學習日語能不能讓我離開,但我知道學會日語會改變我現在的生活 —— 我堅信這種想法。

友情

在學習日語的時候,我在倫敦也結識了很多日本朋友。他們都在學英語,所以我也會儘量幫助他們,相互學習 ^^;。
為了能更好表達我的感情和想法,掌握日語是必須的。

仰慕

我承認 —— 偶像西田光也是我的學習動力之一 —— 我想更瞭解她,想看更多關於她的雜誌、CD和VHS影碟,所以我必須學習日語!

那我現在的日語如何?如果我這些年那麼努力學習還說得一口破日語,那我也太失敗了 ^^;。
我的日語讓我成為了目前唯一一個日本政府成立的Creative Industries Internationalization Committee的外國成員。
你也可以在電視節目《Culture Japan》中聽到我以日語主持。

Belonging

After a few visits to Japan on holiday, I knew that Japan was where I belonged. During those times in Japan, I would record the sounds of Shibuya and capture all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the crossing which included conversations of folks standing nearby waiting for friends.

Back in the UK, I set up speakers around my room and played the recordings of Shibuya and closed my eyes - I was transported back to Shibuya instantly.
I knew I could not be in Japan for another year until I saved up enough money at Benihana but listening to the sounds of Shibuya motivated me so much and I would always play it in the background while I continued to self study Japanese.

I would say to myself daily:-

"I must make it to Japan"
"I must make it to Japan"
"I will make it to Japan"

默認人生模板 —— 有些人覺得適用,但你也那麼覺得嗎?

看過幾份調查,均顯示大部份人都討厭星期一,並且表示如果是中了彩票肯定會辭職。從這些調查,我推論這些人工作純粹是為了錢。

但是,讓我們面對現實吧 —— 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也是萬萬不能的,因為我們最基本的吃住都需要錢。我們也需要照顧家人,這方面也需要金錢的輔助。

生物的DNA讓我們有生存的本能,我們的反射動作和意識都會幫助我們生存。在現今社會,我們需要錢來生存,所以金錢成了我們人生的主導也無可厚非。

但可悲的是,大多數人漸漸只為金錢而活了 —— 我們開始過著默認人生模板。

默認人生模板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去一所好的學校,將來才可以進入好的大學,然後出社會打一份薪酬不錯的工 —— 用薪水付完帳單以後,又繼續回去工作。日子就這樣一直循環,直到我們退休、直到我們死去。

我並不是說默認人生模板不好 —— 對於有些人來說肯定很適合 —— 但這是你想要的人生嗎?

至於照片 —— 是我們時不時會湊熱鬧買的彩票。我和太太經常說,即使我們中獎了,我們的人生也不會就此改變 —— 至少工作方面不會有什麽大變化。但可能會買我的夢想之車日產Fairlady Z吧 ^^;。

如果我不是為了錢,那為什么我不乾脆所有都不收錢?

非常有趣的問題!可惜很少人這樣問過我。

有3個建築工人正在建一座遊樂園。讓我們問問他們在幹嘛。

  • 建築工人1說:“我是為了錢工作。”
  • 建築工人2說:“我正在建一座遊樂園。”
  • 建築工人3說:“我正在建一個能讓孩子們聚集玩樂的地方。”

建築工人3也有領取薪水,但他看待工作的視角更全面。

是的,金錢確實重要,因為金錢能滿足我們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也能幫我們滿足一些慾望。

就像上面所說的,金錢并不是我的動力。如果金錢是我的動力,那我就會繼續過我的企業生活,何必去理會世界發生了什麽 —— 也就是說你不會讀到這篇帖子,也不會有這個網站。

只向錢看會讓我視野變小,妨礙我達成自己定在的偉大目標 —— 可以經歷時間流逝而屹立不倒的目標。
另一方面,金錢在一個人死去之後就變得毫無價值了 —— 無論你生前有多少錢都一樣。

你可曾想過自己的動力是什麽?

我知道成就、挑戰和成長是我的主要動力,但我也想瞭解大家的動力是什麽,所以我目前正在做這方面的研究。將來我會分享自己的所獲,但現在我想到一個能讓我們更瞭解自己的動力來源的辦法。

想想以前有沒有一段時間曾經努力去達成某個目標 —— 可以是任何目標。回想一下,當時是什麽驅使你那麼努力的。

為什么你會嘗試去實現那個目標?
為什么你會想去那個地方?
為什么你會想擁有那樣東西?

那參加過運動比賽的你們呢?參加純粹是因為開心?輸贏完全不重要嗎?還是你想再挑戰自己的記錄?或是你想戰勝另一個人?
如果你的對手的表現永遠那麼差,你每次都能輕鬆獲勝,這樣的比賽對你來說還有趣嗎?

自從我開始研究動力,我一直都在想,究竟是什麽驅使我去做生活上的每一件事 —— 為什么會起床?為什么要吃東西?為什么你要搭地鐵去開會?

部份動力來自我們的本能 —— 但還是有一些內在和外在因素驅使我們完成每一件事。等我研究清楚之後再與你們分享更多。

最後也希望通過這次的反思,我們都能更有效率來達成自己的目標並且開始做出可以改變人生的決定。

更多相關帖子可點擊以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