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疾病同行

POSTED BY DANNY CHOO On 周日 2015/06/21 18:51 JST in 日本

人只要活著總會遭遇疾病。有些疾病是猶如傷風、感冒等會痊愈的病,而有些則會跟隨我們一輩子。另外也有些人是天生就患有疾病。

我不太確定我是不是生來就患有哮喘(我父母都有哮喘),但印象中似乎一直都有帶著吸入劑,甚至有一次還出現肺積水的情況。

就如我開創自己的事業一樣,我父親也是在家中創業。我記得當時家裡都是膠水的味道,這貌似是讓我和父親哮喘惡化的原因。

我後天才患上的病則是椎間盤突出症。我早在2008年時就被診斷出椎間盤突出,這個月因為這個病被困在了輪椅上 ><。

核磁共振成像 —— 不用動刀就能查看人體內部的最有效方法

這張照片攝於2008年1月份。當時我去做核磁共振成像,檢查下背部和腿部疼痛的原因,結果發現是腰椎間盤突出。

我下背部附近的椎間盤出現破裂,壓到了脊髓的神經,因此導致我的下背部和腿出現嚴重疼痛,有時甚至出現手臂麻痺的情況。我2006年就開始出現症狀,但每次疼痛都會轉好,然後幾個月後又再次出現。

椎間盤照出來應該是顯示為白色的,但我的核磁共振成像卻幾乎是深色的。椎間盤受損就會影響到脊髓,有些病患甚至可能會因此無法行走。

我被確診的那天感到非常絕望,只要一想到有朝一日可能無法走路就非常害怕、難過。然而,傷心過一段時間以後,我決定依然要繼續努力地生活、工作、玩耍,直到我可能需要以輪椅代步的那一天。

我覺得,如果註定我將來無法走路,於其將這段還能走路的日子用來傷心,還不如好好度過這段僅有的日子。但是,我當時並沒有察覺,無法走路并不是世界末日。

當我了解到並不是所有腰椎間盤突出患者都會終將無法走路,也有很多人康復後就不再感覺疼痛,我的心情也豁然開朗了。儘管我現在似乎沒有完全康復,但這已經不會再使我意志消沉了,因為我已經習慣疼痛了 —— 打噴嚏還是疼得不得了!我想這可能有點像是坐著一艘有點破的橡皮艇在海上前進。

以前,我只有在到處走動時才會感覺疼痛,坐著時完全不會。可是,從2015年6月初開始,我的左腿就疼到就連我躺著都無法入睡。我感覺腿的脛骨正在被用力地拉扯,每次都痛得我抽泣。至少是男子漢的眼淚對吧?

太太在接下來的星期一就馬上帶我到醫院檢查 —— 日本的醫院週末不開門,所以要是要出意外,請安排在工作日。

接待員把我們安排到疼痛門診 —— 就如日本其他醫院一樣,由於沒有人轉介我到這家醫院,因此我必須支付額外的“非轉介罰款”(4000 yen)。當然,日本不會將這筆費用稱作為“罰款”,而是叫“轉介費”。換了個名稱沒有“罰款”的意思了呢。對哦,真的讓我心裡舒坦很多。

坐在輪椅的期間,我腦子裡出現各種各樣的想法 —— 我甚至在想,能不能像《超能查派》把我的意識傳送到機器人裡 ——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我也想要那個查派,幸好GOOD SMILE即將發行。

第一次看診總需要填寫問答卷,方便醫生了解你的情況。多數的問答卷都會問一些和病症相關的問題,但是這張問答卷真的讓我無語了。可根據問題選擇“無”到“總是”……

  • 我很憂鬱
  • 我還有使壞壞的需要
  • 我對將來仍抱著希望
  • 我是個有用的人
  • 要是我死了,別人會過得更好

什麼?我只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就覺得這些問題太蠢了。我沒有再詢問關於這張問答卷的事情,他們也沒有問我沒填寫的原因,但這讓我想到 —— 難道這些心理問題是在暗示病人的疼痛是心理作用?
不過我最近發現,只要我集中精神工作,疼痛就會減輕。一旦分神又會痛得不行 —— 我知道這是個惡性循環,應該時不時躺下來休息。

外星人……

還有另一張印著外星人尸體的表格,是要讓我指出疼痛的部位。這張表格似乎從60年代就開始使用了。這相當有趣,因為……

……這家醫院的天花板還有這種運送X光片和血液樣本的機器。軌道上不僅有小小的門不斷開關,還可以換軌 —— 視頻如下。

這是我第一次坐輪椅,開始明白那些需要以輪椅代步的朋友的心情。若我有朝一日要建設公司總部,肯定會到處設置坡道……

……因為醫院的餐廳沒有坡道。不過食物相當美味。
這次去醫院可說是非常有趣的體驗,因為在我做好X光、血液測試和尿液測試之後,他們就叫我們到餐廳吃飯去了 —— 雖然我們不是很餓。我猜想這是他們賺錢的另一種方法吧 ><。

回到疼痛診所看檢查結果 —— 脊椎下方最後一塊椎間盤也走到了最後階段。
醫生建議我進行選擇性神經根阻滯(Selective Nerve Root Block),將一根6CM的針插入脊椎,然後在裡頭注射消炎類固醇和麻木劑。這個手術可以讓我暫時不用受到疼痛的折磨,但他們沒說可以維持多久。

不過我現在沒打算在我的背插針,所以選擇了另一個解決方法 —— 吃止痛藥。我原本以為這些止痛藥沒效,因為吃了還是會痛。結果我發現,不吃更痛!我猜想它們還是起了作用 ^^。

設計不好,但效果不錯

我想起之前去診所時,它們在我腳趾上放置了電極(和椎間盤突出無關的病,或者其實有關?)—— 15分鐘之後,疼痛就神奇地消失了,但我每天還是得回去複診,因為疼痛還是會回來。我就覺得應該也有家用的電極。一找,果然有。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種療法叫“電療” —— 也稱“經皮神經電刺激療法”。在日本亞馬遜搜了一下就搜到了幾個產品 —— 不知道電療是否真的有效,於是就選擇了這款評價最多的OMRON HV-F128

經皮神經電刺激療法是通過貼片給皮膚進行電刺激。這種刺激會阻斷神經線的疼痛訊號,促進內啡肽(天然止痛藥)的釋放。此外,據說電療也會促進受影響部位的血液循環,協助病人更快康復。

儘管我不再需要依賴醫生開給我的止痛藥,但我還是需要經常使用這個電療儀器來止痛。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到AMAZON.COM購買

運動員似乎也會使用電療器來止痛。

我很多年前也曾試過針灸,但情況卻變得更糟。

幸好有MIRAI醬為我服務 ><。

這次病發讓我不得不以輪椅代步,因為我最多只能走五步 ;-;。
這些日子以來,我只能走20米左右就會開始痛。我不知道我觀察到的規律是否正確,但我發現我上次發生慢性疼痛時是我在家辦公的期間 —— 我幾乎沒有去什麼地方,因此也用不到腿部的肌肉。

前段時間,為了節省時間,我基本上去哪裡都以去年夏天買的電動滑板代步。平時走路到公司需要25分鐘,但用YUNEEC E-GO滑板只需要7分鐘左右。而且,我有時也需要背著這個滑板到處去。雖然只有6.5公斤,但對於一個患有椎間盤突出症的人來說還是非常重的 ;-;。

我開始明白,無論我再如何省時,總有疾病會纏上我,讓我無法做事 —— 然而,這些疾病一般也是我節省時間的極端方法所致。我發現自己一直都在工作,而且還覺得自己很超前,特別是公共假日時,別人都在休息,而我卻在工作。

我現在也明白,我需要在工作和休息之間取得平衡,因為只有健康的體魄才可以讓我繼續做得更多。不過,說的總是比做的容易。

我有時也會想“為什麼是我”,但得到的答案一般都是“為什麼不能是我”,有時也會是“因為未來”。一想到後者,我就覺得一切痛苦都是值得的。不過,要發展SMART DOLL生意還需要繼續努力 —— 在事業、健康和家庭之間取得平衡依然是個大難題 ;-;。

夢乃絆SMART DOLL正在幫我組裝GRAVITY STAND

非常諷刺的是,由於我現在無法走太遠,還是得依賴電動滑板到處去 -_-。

幸好我太太提醒了我安藝-SAN(GOOD SMILE COMPANY)送我公路自行車的原因 —— 為了治療我的椎間盤突出症。我買了電動滑板以後就沒有再騎過這輛自行車了。一來因為不方便攜帶,二來儲藏也是個問題。

不過,我們現在租用了多一層單位作為工作室和辦公室,空間已經不是問題。於是,我就買了個自行車架“MINOURA GRAVITY STAND 2”。這不僅節省空間,也能用來展示配有未來(和其他角色)車輪蓋的痛自行車。我們也正在考慮發行這款車輪蓋。

說到這個,你們的自行車車輪有多寬?

我有幾次嘗試騎自行車去上班,發現有騎自行車的那幾天都不需要動用到電療器。我聽說騎公路自行車可能是導致背部問題的原因之一,但也有人說騎車之後反而康復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也可以治好我的病,但希望可以避免手術。若是選擇動手術倒是有幾種選擇,其中一種便是將破裂的椎間盤取出,放入一個鐵塊代替 ><。

椎間盤突出可以是很多原因所致 —— 摔倒或突如其來的顛簸都可能導致椎間盤破裂。一直抬重物也是主因之一。
很多人可能在35歲之後才察覺到症狀。50年代時,下背部問題一般發生在56歲左右的人身上 —— 然而,現在患有下背部問題的患者平均年齡已經降到35歲左右。也有專家預測,20歲的人在不久後也可能患有這個疾病,因為我們這代人經常長時間坐著不走動。

現在,我會盡可能避免抬重物。一開始有點難辦到,因為我實在不好意思讓別人幫我抬東西。

好了,關於我的椎間盤的話題就到此為止。你們呢?是否也有同樣的病?或是周圍也有人被椎間盤突出困擾?
無論你有什麼病,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保持樂觀,因為樂觀的心情和你可能正在服用的藥物是一樣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