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仰傑與丹尼・周

POSTED BY DANNY CHOO On 周二 2013/08/13 23:08 JST in 日本

正式宣佈,我將追隨父親的腳步,踏入奢侈品牌鞋子製作的領域 ── 但我要做的不是普通的鞋子!更多詳情請記得往下閱讀!

儘管我現在要嘗試不用的領域,但我依然是Mirai有限公司的CEO,也會繼續Culture Japan的事業。

在這篇帖子中,我將揭曉自己要做的是什麼樣的鞋子,并分享我是如果運用過去為父親打工的經驗來完成這個任務的。一直有關注我的朋友應該會發現下面有些文字是從之前的帖子搬過來的 ^^;。

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父親是鞋類設計師周仰傑(Jimmy Choo),所以他們都認為我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 —— 這樣認為的人可能是那種會輕易開口向父母要錢的人,但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

很不幸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歡用金錢當成藉口,也經常怨天尤人。這樣的人一般都不相信自己其實也有能力去實現夢想的,也認為人生就必須一帆風順。

我的父母賜給我了所有我需要來養活自己的東西 —— 一對手腳以及一副相當健康的身體 —— 我也有哮喘和脊髓疝問題,但這比起很多人來並不算什麽。

我父親給我最棒的教育便是教導我如何靠自己爭取想要的東西 —— 他沒有讓我變成一個傀儡。你在《為什么金錢不是我的動力?》中可以看到有些只會依靠父母的人的下場。

話說回來,如果我想要零用錢的話,我就得自己賺,所以我一開始便去給父親打工。

這是位於多斯頓哈克尼的大都會建築。這裡原本是一家醫院,當時已經被廢棄了,於是我父親就租借了部份位子來當工作室 ── 我也是在這裡為父親打工,學習如何做鞋子的。

照片是幾年前回英國的時候拍的。
在給父親打工的時候,我學會如何設計并製作鞋子。我當時甚至給戴安娜王妃做過鞋子。

我也曾經和時尚雜誌(如Elle和Vogue) 合作,為他們的模特兒提供鞋子樣品,也出席過很多時裝秀。儘管這樣的生活也非常多姿多彩,但我知道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另一方面,我通過動畫、漫畫、遊戲以及和日本朋友的相處不斷發掘日本文化,我終於找到了自己人生的追求 —— 日本。但我知道給父親打工並不能實現我的理想,所以在離開父親的工作室之後,我有幾年再也沒見過父親(當時和母親住)。

更多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以及我學習日語并闖到日本的過程可查看《學習日語--我人生轉折的契機》

製作鞋子其實非常有趣,而且當時學到的技術讓我在往後可以繼續運用在其他的地方 ── 如製作揹包、腰包和錢包等等。

但日本才是我的畢生所求。當時我并沒有能讓我移居日本的途徑,所以我知道我當下能做的只有專注學習日語。

離開父親的工作室也就表示我沒有收入了。這當然也不算什麽好事 ^^;。
我當時和一家經紀公司Richard Starnowski簽下合同,每當連續劇、廣告或是紀錄片需要亞洲面孔的時候,我就會接到電話去露面。

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和探索頻道去拍攝一集關於煙火的紀錄片。當時製作團隊開了一台雙翼飛機,低空低速飛行。當天是晴空萬里的傍晚,眼前的景色讓我眼前一亮。看著這樣的風景,使我下定了想要達成理想的決心。

此外,我也開始到一家日本餐廳Benihana打工。當然不是作為廚師,而是作為一個需要天天在餐廳到處跑的服務生 ^^;。

我會選擇在Benihana也是經過考慮的。首先,這裡有很多日本顧客,在這裡打工能讓我有機會說日語。
其次,打工可以讓我存夠錢到日本旅行。我當時很想親自到日本來一趟,親身體會日本文化。

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收到薪水的情景 —— 拼死拼活只賺取那點錢。但我知道剛出來打工的人不能有過高的要求。我花了一年的時候,終於存到飛往日本的機票錢以及一些零花錢。去日本回來之後,我又回到Benihana打工,繼續存下一年去日本的錢。

最終我被科學期刊《Nature》聘用為網絡營銷負責人,并移居到了日本。有興趣想知道我是如何一步步闖到日本以及我剛到日本的生活可點擊繼續閱讀。

與此同時,我父親的公司躍升成了國際品牌。他本人也獲得英女皇授予的英帝國官佐勳章和馬來西亞國王授予的拿督殊榮。

至於我呢,我在IT行業中逐步建立起自己的事業,并曾在亞馬遜和微軟分別擔任網站管理主管和和網絡產品部主管。

我離開微軟之後便自己成立了Mirai有限公司(Mirai Inc),現在主要通過我們的Culture Japan品牌和吉祥人物末永未來向世界推廣日本文化。

我們的電視節目《Culture Japan》和《Japan Mode》也有數百萬觀眾。在2012財年,我們取得了50萬美元的收入,但我們相信很快就會迎來一倍的增長。更多關於Mirai有限公司的業務結構可點擊本篇帖子查看

今年,日本政府更委任我成為Creative Industries Internationalization Committee(簡稱CIIC) 的成員之一。委員會的其他成員還包括了Bandai Namco Games、索尼音樂娛樂、Horipro、講談社、伊勢丹、三井不動產、TBS等企業的高層人員。我們每一次的會議都在商討如何將日本的產品帶入國際領域。

最近,我也開始進擊機械市場,并製作了全球首個3D印製的互動型機器人娃娃 ── 智能娃娃(Smart Doll)。這款智能娃娃是根據我們的吉祥人物末永未來設計的。

末永未來智能娃娃是以數碼科技建模,并使用3D印刷技術製造的。
這款日本製造的機器人娃娃將作為你的日常同伴,提醒你做各種事 —— 當你的Facebook、Twitter、日曆或郵箱收到新通知的時候,末永未來娃娃就會告訴你。她也可以教你日語、充當你的汽車導航、與市面上的智能冰箱溝通,提醒你什麽時候應該買牛奶。 更重要的是,有了未來娃娃的陪伴,你再也不會孤單寂寞了。
你可以在以下的首次測試中看到未來動起來。

末永未來智能娃娃預計將在2014年推出。Standard Frame版有可能在2013年底就會率先發售了。

有人問未來是不是只是一個在機器人上插上娃娃頭的機器人娃娃 ── 當然不是!所有機械都被安裝在未來的外殼內。

我也給父親介紹了日本的動畫娃娃,他也非常喜歡!他對於我自己生產娃娃的事感到十分驚喜 ^^;。

我的娃娃的每一個部件都是由我製作 ── 從外殼(軟乙烯基皮膚)、骨架、機械、人工智能、化妝、假髮、眼睛、衣服到現在的鞋子都是。
我到現在還保有以前和父親學習的技術,所以自己動手做娃娃鞋也沒問題。

娃娃也喜歡穿好鞋子,不要人類鞋子的簡化版。

效果出來挺可愛的 ^^;。這個還處於雛形階段,所以邊緣做得有些粗糙。

第一款設計是給未來的夏季校服做的。
鞋面和鞋底的部份都使用了真皮,而且也和人類的鞋子一樣耐穿。

儘管我并沒有設計讓智能娃娃走路,但我的機器人工程師卻對我說:“接受挑戰!” ^^;。

目前的第一個設計就是這款日本女學生的鞋子,但我稍後會陸續推出更多設計。末永未來智能娃娃將會穿上不同設計的鞋子參加各國的時裝秀。

第一款鞋子將隨所有智能娃娃附贈。想單買鞋子的朋友也可到活動上購買或通過預計今年推出的Culture Japan網絡商城訂購。

這個綠色的東西叫鞋楦,是用來製作鞋子的模型。這個鞋楦是手工製作的,但最終成品將會是3D印製的,就和未來的模具一樣。

這是人類鞋子的鞋楦。底部的鐵片是用來壓平連結鞋面和鞋內底的釘子的。
綠色的圈子會將鞋楦曝露出來,工匠便會在此處釘上鞋內底。

說起鞋楦,我想順便帶你們到我父親位於倫敦的工作室看看,并分享一些我們用來製作鞋子的設備。

鞋跟也是各種形狀和大小。中間還鑲著鐵條來鞏固鞋跟,這裡也會成為天皮注入的地方。這裡的“天皮”指的是鞋跟尖。

鞋子的鞋內底 ── 鞋墊。鞋面會和鞋內底連接,然後鞋底則會鞋內底的底部連接。

用來連接鞋跟和鞋內底的機器 ── 在機器上安置好幾根大釘子,將鞋跟和鞋內底放好之後,拉下拉杆釘子就會被壓入鞋內底。

這台機器可以將裡襯(Stiffener)安置到鞋后。你可以感覺到鞋子的鞋后是硬的,這是因為鞋匠在那裡加入了裡襯來撐起鞋子的架構。

這台是工業用縫紉機,用來縫製鞋面的。那個凸起的地方讓縫製變得更輕鬆,尤其是在縫製靴子的時候更是如此。

年輕時候的父親。

把後踵片燙入之後會被製成鞋面的材料上。
後踵片是從一大卷材料上裁剪下來的,一般會燙入鞋面材料或薄皮革上。在裁剪後踵片時,鞋匠會在邊緣留一點空白來進行滾邊。

之後鞋匠就會在留白周圍的地方放置滾邊膠帶,然後進行折叠。折叠過後,鞋匠再將東西膠合一些裡襯并進行縫製,鞋面就這樣誕生了。

鞋面專用的縫紉機。

鞋面用的重載型棉線。

這是用來削皮革邊緣的機器 ── 讓皮革可以進行折叠縫製。

各種皮革 ── 大多都是意大利產的。

想要給自己做個皮夾 ^^;。

要開始設計鞋子首先就要用貼紙將鞋楦重重包起。

之後設計師就可以在貼紙上畫出理想的設計。我當時正在設計Black Rock Shooter主題的鞋子。

之後,我會這些形狀剪出來,然後貼到卡片上製作紙樣。這個過程就叫紙樣剪裁。

我對之前的設計不是很滿意,所以抽空設計了一個新的。

樣板完成。我的設計中嘗試將Black Rock Shooter的一些特點融入,如那些白色的拉鏈、星星和火焰等。

旁邊的“火焰”看上去有點奇怪,因為我找不到想要的顏色。
這雙鞋子也是趕工趕出來的,所以如果我可以再改進,我會選用半透明的藍色材質來製作更貼近Black Rock Shooter的藍色火焰。

我也想在鞋子上加上鐵鏈 ── 可能下次可以加入。

這個拉鏈是可以拉的 ^^。

我原本是計劃製作一系列動畫、漫畫和遊戲主題的鞋子(給人類穿的)的 ── 但現在有了智能娃娃 ^^;。

現在你們知道鞋子是怎麼製作的了 ── 娃娃鞋子也大同小異,只不過製作的時候不會用到釘子。

坦白說,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追隨父親的腳步 ── 但既然我自己要生產自己的娃娃,運用自己過去習得的技術來製造娃娃的鞋子也理所當然。

這張照片攝於我父親生長的馬來西亞檳城。我也曾在這裡住過一段時期。現在我們都回來出席Culture Japan Convention了 ── 這是我和檳城旅遊局首次聯辦的活動 ^^。

若你還沒預定門票,那就直接來到SQCC的現場購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