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一周 2

POSTED BY DANNY CHOO On 周四 2011/06/16 20:05 JST in 出差

闊別5年后再度回到英國。看著倫敦的改變,也讓我對從前進行了反思。這張照片攝于St Pancras,以前都能通過這裡的歐洲之星(Eurostar)于巴黎和倫敦之間往來 —— 由於火山事件乘搭了4次歐洲之星。

這是我第一次乘搭歐洲之星,這和我在《不可能的任務》中看見的完全不一樣,讓我非常驚訝 ^^;。或者有可能是因爲我們乘搭的是經濟艙?^^;

抵達St Pancras站。

購買巴士車票返回哈克尼(Hackney)的母親家中。
在我繼續之前,還沒有看過這篇“學習日語--我人生轉折的契機”的朋友可能需要去讀一下才能理解我在這篇文章中說的一些話。

以前還住在英國的時候沒有這些Oyster卡的。取名為“Oyster”(牡蠣)有點奇怪,因爲我聽説過“Oyster”是用來形容別的東西的 ^^;。Oyster是一種可以讓你存入錢的交通卡。忘了是不是也能像日本的Suica或Pasmo一樣湧來買其他東西。

這位女士正在為她的“Oyster”報失,並想申請多一張。

媽媽沒有申請網絡,所以我必須到Angel的O2店購買這種USB解調器。

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Dalston Junction —— 不是車子而是腳踏車。我離開倫敦之後,政府推出了擁堵費,想到到倫敦市中心的人必須支付額外費用。久而久之,人們就想這樣以腳踏車代步上班。

我是到了日本后才學會怎麽騎腳踏車的 —— 希望有一天能在倫敦的街頭騎腳踏車。

我們在那裏的大部分時間天氣都很棒。和從前大多時候都處於陰陣陣的天空相比,真的讓我覺得這幾年來氣候有所改善 ^^;。

過去10年唯獨不變的是那些沒有在動工的工程。以前我曾看過工人用報紙和焦油添上路上的洞,可能就是導致現在處處都是洞的原因。

離開寄養家庭后大多時間都和母親住,回倫敦的時候也會到母親家裏住。
這是我學生時代買的電腦 —— 使用貸款買的,但卻是我們最棒的投資,因爲這讓我學習到幫助我建立事業的技能。
這台電腦的硬盤只有4GB,而網絡通信似乎也是56或256k ^^;。你的第一台電腦是PC還是Mac呢?

這台以前還有一台Commodore 64,但除了用來玩遊戲(如《最后的忍者》)就沒有怎麽使用了 —— 當時玩遊戲還需要用盒式磁帶!

將舊照片數碼化的最快方法就是拍下它們 —— 用blu-tac把照片粘在墻上然後拍照 —— 從去年就一直在準備這篇文章了。
我很喜歡那個啤酒杯,但忘了帶回來 ToT

媽媽家的入口 —— 所有西田光的海報已經不在了。

看起來很亂,但媽媽的英式早餐非常好吃。

很高興當地的理事會終于將廚房修理好了 —— 幾年都不曾理會過,結果所有東西都坏了。

我還住在這裡時候的廚房照片可查看這裡。

鬆餅和脆脆的堅果!在日本都吃不到。

我的房間很多年前曾經是這樣子和這樣子(!)。

在看我以前留在英國的小物品。從那個“風塵英雄”(Furai no Shiren)遊戲中學習到了很多日語。

我以前一定會確保杯子裏有水。很多時候已經離開家裏了,但還是會跑回去一趟確保杯子了的水夠他喝(或蒸發)幾天。

Argos是小時候的回憶之一,記得每當目錄一出就非常期待翻閲玩具版。經過了10年,目錄也變大了近3倍!

設定好我的O2儀器,這樣才能在媽媽的家工作。速度還不錯,就是會經常掉綫。

千年橋在過去5年建起 —— 第一次看到是在哈利波特裏。

穿起裝甲在倫敦逛,更多照片可查閲東京騎兵倫敦游
至於武器就沒有帶著了,因爲以前曾被警方問過。

路上遇到了很多朋友!

以前經常到泰晤士河(River Thames)邊想我的在日本生活和工作的目標。

在唐人街上最喜歡的餐廳吃叉燒飯。

我愛英式料理!可惜東京沒有什麽餐廳(至少我不知道)提供像樣的英式料理。更多食物的照片可查看英國美食

在鄉村度過一個非常棒的晚上。

英國傳統的一面。

我居住的地區 —— 哈克尼大會堂。

走在以前曾往來的地方,回想往事。這裡是Dalston,以前都在這裡給父親打工。

金士蘭路(Kingsland Road)。

到邦德街(Bond Street)站逛一逛。以前曾在這裡一家日本餐廳Ikeda打工。我在這裡打工的回憶就是半夜在雨中奔跑趕巴士 ^^;。

去探望朋友。

以前在Benihana一起打工的朋友現在合作開了這家亞洲餐廳MoMo Cafe

回到母校大學的感覺很好 —— 曾回來演講的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更多照片可查閲倫敦大學亞非學院

電臺訪問。

感謝所有前來的人!我看到我的韓語老師Yeon Sonseng先生了。

技術問題 —— 不是我的錯!

可以見到讀者們真的很棒。

傍晚到斯托克紐因頓(Stoke Newington)吃沙威瑪(Kebab)。

看來現在英國對回收工作更加重視了。我和太太以前還住在英國的時候也會進行垃圾分類,所以當她看見收垃圾的工人將垃圾混在一起便嚇了一跳。

Hackney Mare Street。爸爸以前就讀的倫敦時尚學院(The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前身Cordwainers)就在這裡。

想到Dolphin喝酒嗎?

這個徽章男那麽多年了還在到處走。

在Bethnal Green站準備乘搭中央線。

突然之間,所有東西看起來都是如此渺小。

中央線的電車一點都沒有改變。

日本的直排滑輪非常昂貴。到Marble Arch尋找一雙適合的。

想要這雙,但是太貴了!

到爸爸的工作室和員工們聊天。

這些有不同形狀和尺寸的東西叫“Lasts”。

Chun同名的一個“last”。我正在設計Black Rock鞋子

一堆皮革。我愛這味道!

在給自己做一個皮夾,因爲上次在新加坡弄丟了 ToT。

這個美麗的教堂建築已改造成了住所。

到海德公園(Hyde Park)散步。

Mare Street貫穿了我成長的哈克尼。這是很多年前街道的面貌。

今時今日的Mare Street。

在St Pancras準備乘搭歐洲之星返回巴黎。

這兩個小朋友真可愛!

在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又回到了英國,因爲...

火山爆發,導致歐洲各地的班機停飛。我們當時在法國,就在我們剛要上飛機之前,班機被取消了。

我們只能在巴黎附近的酒店付費留宿,幾時能回家也不知道。後來決定回到倫敦住在母親家中。

回到倫敦。看來運輸人員的日子也不好過。

Sun報紙還是和往日一樣。

我不習慣的另一場景 —— 到處都是腳踏車。

未來-chan到牛津街(Oxford street)。

牛津街。

找到可以讓女兒們在家裏穿的了。

更多倫敦西區的照片。

Japan Center搬遷到這個靠近攝政街(Regent Street)的巷子了。

不記得這是哪裏了 —— 維多利亞車站?

媽媽說我在搬入寄養家庭之前曾在這裡就讀,但無論我站在這裡多久,就是沒有任何回憶。

和太太以及媽媽在維多利亞公園散步。

我很喜歡看到一望無際的水,可以激勵自己。永遠在改變。

這些傢伙好可愛。

Lauriston Road是我們第一個住的地方。

還在維多利亞公園附近逛。

在倫敦的時候氣候都很好。

回到家裏收拾行李,準備回日本。
出於興趣問一問,你們有多少人是英國人?

其他倫敦相關文章如下。

This Poll is now expired